#聽話 #OUR LITTLE TALKS
PET Whisperer 愛是不用學會動物溝通,就能被傳達的:邱承漢與家裡三個毛孩的對話練習
Aug 14, 2023
#聽話 #OUR LITTLE TALKS
PET Whisperer 愛是不用學會動物溝通,就能被傳達的:邱承漢與家裡三個毛孩的對話練習
Aug 14, 2023

為了自己心愛的一狗二貓,承漢去學習動物溝通,卻也曾面臨與家裡的貓森森聊不到心裡去、溝通未果的經驗。在轉向自己學動物溝通的老師求助後,才發現動物和人一樣──太親近的關係有時反而難說心裡話,也同樣經常會想不通。

能與自己的寵物溝通,匯成幾段日常對話的可愛與甜蜜;就算不行,基於無條件的愛的表達,也能觸及彼此真心。

承漢與溫溫家的毛孩

𓃡 牛牛
大姐,八歲,擁有哈士奇血統的米克斯,好客熱情,貪吃是致命傷,來自蘭嶼卻是City Girl。

𓃠 仙草
二姐,六歲,極愛面子的虎斑貓,人前高傲不示弱,回家撒嬌一把罩,屬於貓界極品。

𓃠 森森
小妹,四歲,貓界最ㄎㄧㄤ的黑貓,個性膽小音量卻大,應屬人類圖裡高敏感的​​反應者。


撰文、照片提供|邱承漢・攝影|Crystal Pan 潘怡帆・編輯|劉怡青、秝緁・設計|yaoting

「邱~ 你有空嗎?我想跟牛牛說話。」

最近我們嘗試烹煮各種給狗狗吃的鮮食,太太想做個使用者訪談。我放下手邊工作,移動到她與牛牛旁邊,幫忙翻譯。

溫:「牛寶,今天煮給你吃的東西,你最喜歡哪一個呢?」
牛:「(給我看紅蘿蔔的畫面)那個好香好甜喔!」
溫:「真的喔,那太好了,以後常常煮給你吃好嗎?」
牛:「謝謝媽媽,媽媽在的時候最幸福了!不像爸爸,都沒有煮東西給我吃。」
溫:「(大笑)是爸爸帶我去買的喔,沒有爸爸也吃不到喔。」
牛:「(懷疑)這樣喔⋯⋯那好吧,也謝謝爸爸。」
我內心OS:「真是躺著也中槍,還要幫忙把這段翻譯出來,心酸到極點。」

這些,便是我跟太太與家中一犬二貓常有的對話日常。

五年前學習動物溝通的原因很單純,平常工作常常南來北往、無法時常在家,於是毛孩們自小就以在店裡生活為常態,週末時才跟著回家度假。如同許多毛孩,牛牛有著分離焦慮症,幾天若不能見到我,既使有同事客人相陪,也會鬧脾氣,有時更會陷入鬱悶。「要是可以打電話給她就好了!」便是如此單純的起心動念,讓我去上了動物溝通的課程,從此,就算不在毛孩身邊,也能常常與他們對話、傳遞關心。

我:「爸爸這幾天又要上台北囉,你乖乖在這裡上班也照顧大家,大家都好需要你。」
牛:「我知道啊,我很認真,客人來我都有去歡迎他們。」
我:「我明天就回去,這次回去接你回家休息喔,晚上可以一起去公園跑跑。」
牛:「好啊,爸爸你趕快回來,我好想你!」





 

但往往,溝通不只是「聽懂他們在說什麼」,更重要的是「找到雙方都能理解的方式,達成共識。」恩,更像是談判,尤其是動物們有很多天性,有時加上個性的強化,不是你說A他們就會乖乖去做A,要各種軟硬兼施才能做到,或甚至每次只能進步一些些(說到此,好像也像極了人類小孩)。

例如貪吃。

牛牛從小便會趁機偷跑出店裡,跑到附近的小吃攤,乖乖坐在桌邊,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盯著客人看,那段時間,她成為鹽埕區個大小吃名店的常客,甚至因此獲得街頭生存的獨特技能。而她也把這技能帶回家,總是在我與太太吃飯時,以極近的距離,投以熱切的眼神,可愛雖可愛,但次數一多卻成為困擾。

溫:「牛,以後爸媽吃晚餐時,你可以給我們一點空間嗎?如果是你可以吃的,會在我們吃完飯後放到碗碗裡給你,如果不是,也會另外給你零食。」
牛:「那能不能你們在吃的時候就先給我零食?」
溫:「不行喔,這是規矩。而且爸媽很努力了,如果牛牛總是想要更多,我們也會很挫折。」
牛:「媽媽你這樣講我會很愧疚。我只是貪吃而已。」
溫:「那是不是可以開心的吃吃,媽媽也會盡量努力這樣子呢?」
牛:「那我可不可以每天都開心的吃吃(燦笑)。」
溫:「⋯⋯(無奈苦笑)」





 

除了溝通妥協,更多時候,也需要因材施教。例如牛牛喜歡跟很多人接觸,仙草喜歡回家撒嬌,森森則喜歡躲在店裡擁有自己的空間 ──最後這件事,我們也是花了許多力氣、繞了許多冤枉路,才慢慢摸透年紀最小的森森想要的是什麼。

 

「常常我都自顧自地叫,叫完就離開了,感覺裡喵喵這件事沒有在人類世界裡發生過,因為我叫完之後就走了,人類也沒有特別想要回過頭跟我說什麼或是關心我。」
「我自己知道我不是那麼容易跟人親近,但又不是真的可以與世隔絕,所以在拿捏跟人的距離上一直有困難。我很想看到你、又不是那麼想跟你接近,但有時候又想要靠近。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自己要什麼。」
──〈哲學家,森森,心之百轉千迴〉

 

上述的對話,是我們多次無法與森森有效對話、覺得沮喪之後,求助其他動物溝通師(也就是我的老師)才獲得的資訊。原來人類父母與子女之間有時因為太過親近而難以說出內心話的狀況,在毛孩身上也是存在的,甚至連開朗的牛牛都有。

去年因為疫情WFH(work from home),也讓牛牛第一次長時間只待在家,一陣子後發現牛牛常常鬱悶,跟過往回家的她很不同,偏偏溝通時又有一些父女互鬧彆扭的狀態,只好再次向老師求助。

「我覺得很煩躁,所以看什麼都不順眼。」問起牛牛最近煩躁的原因,以及是否比較想回店裡上班,「我也不是愛上班,但就是要出去做一些什麼、要跟很多人交流。但現在沒有,好像工作被剝奪、人生意義沒有了,好像失去目標、失去工作,覺得生活就這樣子嗎?」於是嚇歪的我們調整作法,讓她維持兩地移動的上下班生活。果真,牛牛再度恢復開朗樂天的個性,真是少女心海底針,連狗狗都有WFH的憂鬱症候群。





 

當然,這些都是特殊狀況。大部分的時候,我們的日常對話大概都是重複著如下的甜蜜:

溫:「貓貓,你晚上可以來旁邊陪媽媽睡嗎?」
草:「好啊,我最喜歡媽媽了。媽媽對我好溫柔。」
溫:「仙草最乖了,昨晚這樣窩在媽媽旁邊,媽媽好開心。」
草(趴著屁股朝我們):「媽媽摸屁屁。這樣好舒服。」

毛孩們大多數時間的對話,便是如此,沒什麼心機,純粹而直接,且不吝於表現愛。

學習動物溝通時,老師說,除了平時要培養敏銳的觀察力與直覺力外,「最重要的便是學會去愛,那是所有溝通的立基所在。」因為當你需要去「連結」溝通對象時,這連結必須建構在你能無條件地去愛對方──不管對方是狗是貓是昆蟲是植物甚至是石頭,唯有這樣,才能順暢地交換彼此心意與想法。

也因此,學會動物溝通對我最大的收穫,是我更常感受到愛──那些來自毛孩們的愛,而我也慢慢地受到他們影響,能大方地去向四周我所愛的人表達我對他們的愛。喔,對了,建議有毛孩的你,今晚可以開始試著跟你的毛孩說說話,表達愛。

相信我,愛是不用學會動物溝通,就能被傳達的。

 


▛ ▝  ▞ ▜ Profile ▙ ▚ ▝ ▟

邱承漢

高雄人,喜歡拍照也喜歡寫字,更喜歡真誠的人,育有一狗兩貓。2011 返鄉高雄將外婆起家厝改建為「叁捌地方生活」, 用幽默感及設計參與社區,過著返鄉但持續流浪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