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話 #OUR LITTLE TALKS
Dad’s TALK 安慰指南 音樂人鄭焙隆:⌜ 在爸爸的好勝心與兒子對吃子的期待之間,找到得失的平衡 ⌟
Sep 23, 2023
#聽話 #OUR LITTLE TALKS
Dad’s TALK 安慰指南 音樂人鄭焙隆:⌜ 在爸爸的好勝心與兒子對吃子的期待之間,找到得失的平衡 ⌟
Sep 23, 2023

「傷心的時候要去找爸爸。只有爸爸,從不介意衣服沾上她的眼淚和鼻涕。在妮娜心中,爸爸知道所有的事情。」——《晚安,糖果屋》

爸爸擁有不怕髒的特性,爸爸常常不知道怎麼回應,做壞事的時候,向爸爸可以用撒嬌矇混過去?

聽爸爸的安慰密技,他們都在孩子的哭泣裡看見自己,於是以同理牽起傷心的情緒,接著大步就跨過去。








撰文|鄭焙隆・設計|yaoting・編輯|秝緁

接近一年前,我太太看到學姊小孩參加圍棋比賽,就隨口提,是不是搞不好也可以讓我那時候三歲的兒子去學圍棋了?我聽了非常興奮,因為我一直很羨慕下各種棋下得好的人,不只是聰明,看起來好像還帶點靈氣。但我們查了查發現,那時候送他去圍棋班大概是太早了些,主要是孩子可能還耐不住性子。

我的兒子上個月滿四歲了。他的名字叫做鄭直,取的是「正直」的諧音,但這名字其實是在兒子出生幾年前就取了。那時候我和朋友坐在咖啡店的吧台,開玩笑拿手機輸入「正」然後看會出現什麼,但這提議後來也終於取得太太的首肯。上個月我才跟鄭直說,如果他出生的時候是個女孩,名字會是「鄭巧」,他聽了很困惑,因為他覺得他就是他本人,就是鄭直。認真說,叫他鄭直也是因為我希望他在走人生路的時候,可以一直直走,不要轉彎,不要投機取巧,遇到困難一頭撞上去也沒關係吧。

 

 

幾個月前我們開始跟鄭直玩暗棋。很明顯,下棋的時候鄭直就是想要吃子,就像玩桌上冰球他就是想要射門得分。他用盡所有耐性學會了每個棋子的名字,但到現在還是沒辦法記牢什麼能吃什麼的規則,只好亂下一通。就單純為了要享受吃子的樂趣,需要花這麼多功夫嗎?這也太麻煩了吧?

我從小成長在比較強調智力刺激的家庭裡。在很小的時候,我爸爸媽媽就花很多時間力氣教我認字看書、做數學題目,陪我玩象棋、圍棋、西洋棋、跳棋和橋牌,有點認真。無論是不是要全部歸因於小時候的教養,至少在我太太看來,我自己對於智性的看重已經到了偏執的程度。

 

 

幾天前我終於想到,既然象棋規則比較複雜,是不是時候可以試著讓鄭直下下看圍棋了?雖然圍棋要下到一定程度非常困難,但它的規則相較之下直截了當,又可以讓鄭直享受吃子的樂趣,應該不錯吧?我請太太去她娘家找了小時候留下來的黑白棋子,我再去家裡附近的百貨五金行買了和我們小時候一樣用的合成木板製棋盤。後來發現正規棋盤太大、不適合,我又聽我妹妹的建議,在網路上搜尋圖片,用紙列印一張小棋盤來用。

前天晚上是我第一次和鄭直下圍棋,我讓他哭了,因為我兩三次把他一大片棋子整個吃掉,他說他很難過。之前在玩其他遊戲的時候,我們就常常在玩之前互相提醒,輸了不要哭,但這次我讓他太難過,所以他還是哭了。我太太責備我,說我好勝心太強、太愛贏,要我多讓他點。昨晚下了三盤棋,他贏了最後一盤,我假哭的時候,他有安慰我,跟我說輸了不要哭,沒關係。今天早上他比較早醒來,假意說想再學一下圍棋,其實大概是昨晚贏了一次,有點得意,想要趁勝追擊,結果輸了也是馬上眼光泛淚,我只好請他快來讓我抱抱秀秀親親。

送他上學後,我邊走路邊回想自己小時候玩各種遊戲或參加比賽的心情。在我比較懂事之後我知道,我們可以區分好勝心和得失心,然後模模糊糊地意識到,好勝心強大概不是太壞的事,但是得失心重大概就不太好。三十歲之後,我最喜歡的成語是「無欲則剛」。但現在要跟鄭直說這些,應該都還太早了。我現在很想讓他知道,我們可以從挑戰困難中得到許多樂趣。我還有好多事情想教他,或者說與他分享。

 


▛ ▝  ▞ ▜ Profile ▙ ▚ ▝ ▟

鄭焙隆,樂團「來吧!焙焙!」之主唱、樂手與創作者/博士後研究員

在英國寫論文的同時一面養育剛出生的兒子,坦言父愛是這幾年才慢慢日久生情的,沿襲著原生家庭的習慣,總是動不動就對兒子說喜歡與愛,說到兒子說:「為什麼你要一直說」,也不罷休。善於親親抱抱,養成兒子面向爸爸就有這個習慣。